Popular Tags:

2016->2017

January 1, 2017 at 10:25 am

阿,本来是想趁着2016年末回顾回顾去年做了哪些蠢事的,一不留神就已经2017了额。好像很长一段时间没有博客更新了,前段时间正好服务器到期,想看看能不能换个好一点的上jekyll或者jinja的,最后也没看到比较合适的服务器,也就给续了。wp就wp吧,也凑合着用。 最近记忆力越来越差了,不知道还能不能想起来去年发生了一些什么额。 记得一开始应该是在2015年12月31日晚上和ゴッド去紫金港每人买了60块钱羊肉串,顺便看了看晚会,然后顺势回到寝室,估计就睡了,迎接了2016?想来好像比之今年应该要有趣一些罢。 然后好像就开始瞎几把玩,准备实习什么的,这期间发生了什么,完全断片了,那段时间好像也没什么记录性的东西,只有随手记在2月24号那天吃了顿215元的饭的记录,天呐我那天干了什么?? 接着好像就是实习面试之类的,大致就是N社挂了,A社一直到4月中旬给了个实习offer,然后就屁颠屁颠去A社实习了。实习的话大概就是要干活,有一点工资,每天8点到10点左右回寝室睡觉的样子,确实有很多东西要学的样子,不过好像最后也什么都没学到,7月底也就滚蛋了,也是和自己身体有点关系吧,不过去年一整年都已经处于一个放弃治疗的状态了,不像前年瞎看,哎,看一次就少一个pad阿T_T。今年,好像更严重了...得去看吧... 接着大概就开始找工作,比较残念的是离职前两天正好是T社和B社的面试,麻吉一天都不能推阿,等我离职不好吗!!哦对了还有G社,嗯,挂得很彻底。其实还是算法题吧,算法底子差,也没有抓紧时间准备,自己浪,不怪别人。 最后大概比较起来就是N社和A社的了。其实去N社笔试、面试只是纯粹是打酱油的,当时的一个想法就是给了我也不去吧,呃至于原因,归根结底可能是幼年时期作为一个非RMB梦幻玩家只能玩到7级还是20级就没法继续玩了之类的?这种用钱买时间的游戏有什么意思阿,什么我都已经花钱买游戏了你还要我花时间玩[doge]最后又觉得自己还是有半颗心在游戏这的,A社的某昵称其实也是向66大神致敬,没记错的话,高中的时候愿望墙什么的贴的大概就是“想成为和66一样的人”吧,接触66,也是第一次接触RM,第一次接触Ruby,天呐我竟然在2007年就开始写Ruby了,那岂不是10年了?为什么我到现在还不会写啊啊啊。嘛回过头想一想的话自己对于游戏制作的热情远没有总督大人强。当初上大英课的时候总督大人就开始给我安利braid了,我那时候估计在玩QQ军旗和魔塔?这个回忆有点远了,那时玩了braid的感想就是天呐竟然还有这么牛逼的游戏,我艹好叼。当时对indie的理解也是完全错误,以为indie就是完完全全一个人搞出来的,就觉得我这辈子是达不到这种高度了。虽然之后断断续续有重启RM的想法,最后也是没有后续了,“紫苑工作室倾情汉化制作”的声音也再没怎么听过,想来现在我也可以当半个汉化了,有人要招吗,上过大学的会码代码的那种? 在我什么都没干水着大学四年的时候,总督大人已经开发了ZJU大逃亡以及后续某个不知道是不是坑了的游戏了。相比起来,我对游戏制作的热爱,倒不如说只是对游戏本身的热爱,所谓制作,无非就是一股脑热,觉得“会做游戏的话看起来很牛逼”阿这种感觉吧。相比起来,我也完全没有勇气去那种名不见经传的indie工作室,甚至是有些名气的我也一点都不敢去,N社只是名气比较大罢了,但我心中向往的,如果有的话,也并不是这种吧。 阿,一不留神对游戏好像大谈其谈了,看来不去N社果然是个错误的决定orz。无论怎么说最后还是选择了A社,说信仰,我是没有的,其实好像真正找工作之前并没有想太多,觉得哪里都可以阿,毕竟这么弱,能混口饭吃就可以了。后来想的有点多,觉得是不是找工作还是要找个喜欢的啥的?不过感觉大学四年一直学的都是偏底层的东西,虽然也没学到多少,但是对游戏这方面真的是完全没有学阿,果然还是求知欲之类的在作祟吧,总之先看看吧,我就是这么任性。的煞笔。做DB这种底层的东西也算是修生养性的一环吧,一个BUG查上一个月什么的,没有比这个更烦躁的事情了,之前写无锁小程序的时候,多线程在没有锁的情况下要查BUG,真的是,好开心阿...嗯gdb是神器,其它不说了。 嘛,找完工作之后就是写毕设了,嗯,到现在还没写完,感觉肯定要延毕了,延毕倒还好,求不要让我肄业阿,多烧香,多烧香。 感觉接下来才是正文,可是好像前面撸的太多了已经写不动了... 整个2016年,有很多遗憾,也有很多收获吧。见到了好多老同学,也认识了很多新朋友,不论是现实中,还是网络上。 去西溪屁颠屁颠拿了N1证书之后,日语算是正式入门了,也开始尝试做一些简单的翻译,云音乐上也撸了几发(云音乐日语歌翻译质量实在是,我还是想吐槽那个把淋しい翻译成淋湿的煞笔),查了挺多日文的wiki和网站,在B站上发发野生字幕(嗯,ハーバード翻成ハンバーガー的估计也只有我了),看看生肉(最多只能看懂50%吧,不是脑残剧的话)也玩了很多日版的游戏(由于游戏大多有文字所以撸起来还是可以接受的,其中感慨最深的大概是「英雄伝説6~空の軌跡」吧,六十多小时下来,エステル那句「あんですって」实在是,嘛,神作不做过多评价了),也成功参加了某日企的面试(嗯面试敬语表达无力,然而日本面试官人挺好的,完全不care,倒是有个中国的面试官,无论是英语和日语都一直在碾压我,不过我的普通话比你漂唇阿>_"啊啊,撸底层代码也是一样无趣阿"->"啊啊,撸代码真的是好没意思的事情阿,选错专业啦投错胎阿夭寿啊"的感觉。不过考虑到大学四年浪过去了,研究生两年半玩过去了,合在一起学习的时间其实并不多,对计算机行业,或者说码农行业其实还谈不上认识,所以有趣无趣,也无从谈起。我这人的性格就是无论什么东西,只要一段时间不接触,就会完全失去对它的兴趣,学习如此、游戏也是如此,哦天呐对吃的好像不是这样,一段时间不吃就会很想吃的东西有好多啊啊啊啊啊 运动方面去年大概是好像完全没有怎么运动,自从失去了亚峰(滑稽)好像基本上就不怎么打桌球了,所以水平也是完全没有提高,倒不如说越来越菜了,话说桌球本身也不怎么锻炼身体把,看看丁俊晖的体型,还有胖胖的李。跑步之类的也几乎没有,游泳也只是夏天去了不到10次吧,羽毛球实在是不想被虐阿,不想玩。归结起来就是完全没有运动。而且最近胖了一些之后一直没有瘦下去阿,那些一直安慰我说会瘦下去的出来直播吃翔阿啊啊啊啊。NBA的话本来不打算看了,去年上半年窝火实在是太惨了,不过看到下半年窝火新教练新打法如此威武,实在是忍不住躲在被窝里偷偷地笑了起来。嘛,今年一如既往是窝火脑残伪球迷,希望今年季后赛可以更进一步吧,窝火战绩好了之后某N社新闻里黑登哥的也越来越少了,咦,小短裙最近都开始匿名了(笑)。嘛,身体是革命的本钱,新年好好锻炼好好看病把。 选择待在杭州,一方面是想去其他地方可是都被刷了,另一方面是再也找不到当初在北京实习时那个便宜的房租了把,当时还觉着略贵呢,现在找遍杭州也找不到了阿,嘛还有就是懒得换地方阿,杭州待了6年多我都不熟(虽然变化确实很大啦),去其他地方难度太大了。而且离家相对近一点吧,求尽快开通杭温一小时热线阿。悲伤的是娘娘走了,现在文哥也带着它的xiaoyizi跑了,乙陆也不在,亚峰也留在上海,杭州能玩到床上(二滑稽)的人越来越少了。呆在这里,也只能是一直一个人吧,希望可以碰到更多的小伙伴们。 就这样吧 2017,敬请期待吧。

翻译习作:独立游戏Hue信件(一)

November 17, 2016 at 4:30 pm

距离上一篇公开的文章似乎已经一个来月了,这一个来月又是不知道自己在做些什么。总之今天开始接着写点啥吧,因为有两三个新的坑要开的样子,所以之前的坑就更加遥遥无期了。 Hue这个游戏是英国一个独立团队做的一个使用颜色来解谜的独立游戏,之前在B站上被安利了之后就买了,不过内容还是比较少,解谜的难度也并不大,就是玩法比较奇特吧。其实这款游戏是在9月份玩的,当时就觉得信件挺有意思的,然而游戏并没有中文版,而旁白有些快,内容也有些「意味深い」的感觉,对于英语渣来说一遍下来其实并没有看太懂。当时通关之后就打算重玩一下试着练练翻译,不过由于我某个奇葩的操作,导致整个游戏的按键映射都坏了,和官推联系了也没半点用(某种意义上官推还算是负责,但是给出的几个解决方案都毫无作用),后来也就作罢了。昨天也是闲得蛋疼要查一个游戏,顺路在linux上装了steam,意外发现这款游戏竟然是有linux版的,而且(目前)并没有按键映射的问题,所以暂时就用这一篇回血吧。 游戏一开始,主人公在一个好像没有颜色世界里。 Dearest Hue, 我最亲爱的Hue, Oh, I've had the most dreadful[1] luck. 哎,我真的是遇上了最不幸的事。 I feel terrible that you've been […]

ELF文件格式概述(三):静态链接

October 13, 2016 at 8:58 pm

最近忙着搞毕设和玩ED6,所以好像再一次好久没有更新了。本来今天也是应该全心全意搞毕设的,不过开发环境的搭建似乎异常地耗时,所以干脆就先利用这部分时间来继续ELF的篇章了。事实上之前的loader并不需要链接这样高大上的内容,不过从全面了解ELF文件的角度来看,讨论链接相关的问题仍然是相当有必要的。不出意外的话本篇只讨论静态链接的过程。 本文分为如下几个部分: 1. 链接时的符号解析 2. 重定位表 3. 相似段合并 4. 静态库链接 链接时的符号解析 首先我们假设有这样两个文件a.c和b.c,内容如下所示: /* a. c */ extern int shared; int […]

ELF文件格式概述(二):section header table

September 25, 2016 at 8:03 pm

那么继续上一篇的话题,我们开始研究section header table。本篇主要有如下小节: 1. section header table 2. string table 3. symbol table 4. 代码段 5. 数据段 section header table […]

ELF文件格式概述(一):ELF header

September 24, 2016 at 12:30 pm

无锁系列似乎比想象中要难产阿,主要是最近还有很多事要干,这周内尽量将第4篇更新出来吧。 今天打算对ELF文件格式进行一个整理。第一次接触到ELF文件格式是在于渊的《自己动手写操作系统》里,在这本书里ELF文件格式并不做为一个重点讨论的对象,当时对这部分内容确实也做了一些笔记,但是内容还是偏少;第二次接触ELF则是在《程序员的自我修养--链接、装载于库》中,这本书对于ELF文件格式的结构还是有比较详细的介绍的。 之所以要重新整理这部分的内容,是因为,最近有个地方需要用到一个ELF文件格式的loader,所以需要对这个文件格式进行进一步的了解。本文主要还是一些属于偏陈述性的东西,大概可以称为半技术文。早前在某个网站上看到过一篇对ELF介绍得非常深入的文章(那篇文章的作者应该是做偏硬件的),但是现在找不到了。无论如何,本文将对ELF相关的知识进行重新整理,主要参考上面提到的两本书籍。 本文主要由如下几个小节构成: 1. ELF文件概述 2. ELF header ELF文件概述 ELF(Executable and Linkable Format)文件格式是COFF(Common Object File Format, 通用目标文件格式)的一个变种,广泛使用在unix/linux环境下。在这些环境下,它主要用来表示可执行文件、可重定位文件、共享目标文件和核心转储文件。我们重点关注前面两种形式的文件。 按照我们对可执行文件的理解,里面应当包含代码段、数据段,以进行程序的载入,下面我们通过一个示例来看一下ELF文件格式的概貌: // […]

无锁编程(三):实现无锁的队列

September 19, 2016 at 4:20 pm

距离上一篇正篇已经隔了整整三个月了,之前学的知识也全都忘光了,无论如何,今天开始慢慢填坑吧。 上一篇我们实现了一个简单的无锁的栈,并且介绍了无锁编程中经常涉及的一些概念,如CAS原语。今天我们开始实现一个无锁的队列。在传统的编程中,队列的实现并不比栈来得困难,但是在无锁编程中,两者还是有显著的差别。在栈中,我们只需关心栈顶这样一个位置的情况,而在队列中,元素从队列的尾部进入队列,却是从头部出去,这样我们就需要兼顾两端在无锁的情况下线程安全。 事实上,在多线程编程中,队列的使用比栈要多得多,所以实现无锁的队列,才真正意味着无锁技术得到了实际应用。 本篇主要包含以下内容: 1. 入队操作的设计 2. 出队操作的设计 入队操作的设计 我们首先来讨论入队操作的设计。在上一节栈的设计中,我们的入栈操作只需保证栈顶得到及时的更新就可以了,但是在入队操作中,我们要进行两个操作,首先将队尾元素的next指针域指向新的元素,接着需要将tail指针也指向这个新的元素。这样我们就需要进行两次CAS操作,初步的想法如下(我们假设节点的结构和上一节的栈的节点结构一致): void enqueue(const T &val) { Node *node = new Node; […]

翻译习作:无影灯(一)--引子

September 17, 2016 at 2:31 pm

本来应该是一篇关于色彩解谜向游戏Hue的翻译内容的(英语),但是由于进行了误操作导致游戏无法正常运行,正在和某英国不负责的客服进行邮件沟通中,所以Hue系列在游戏修复之后进行。 本次的作品是zzyzx开发的恐怖向解谜游戏无影灯系列,截止目前一共发行了两部,《無影灯》和《無影灯真相編》(两部在IOS上都是無料配信而且制作精良,总的来说第二部比第一部更吓人一些,欢迎品尝),两部的剧情是连着的,所以本系列将从第一部开始直至第二部揭晓真相。由于本身是游戏题材,所以这里仅翻译游戏的剧情向元素,尽量忽略解谜向元素。游戏的主人公在游戏的进行过程中会不断地收集剧情向道具,这些道具互相补充,最终慢慢揭露整个故事的来龙去脉。 那么,故事开始。 大学3年の夏休み、友人が肝試し「1」に行こうと誘ってきた。 大学三年级的暑假,朋友来邀请我去试一下胆。 行き先はH県S町の外れ「2」にある、小さな廃病院。 此行的终点是H县S镇郊外一个废弃的小医院。 友人は僕を車に乗せ、その廃病院についての噂を教えてくれた。 朋友一边开着车,一边开始给我讲关于这座废弃医院的传闻。 病院の名前は「山下医院」。 医院的名字叫做山下医院。 30年以上前、山下という医者が経営していた個人医院だ。 是30多年前,一个叫做山下的医生开的私人医院。 丁寧な診療で評判がよかった山下医師だが、突然看護師2人と入院していた患者3人を殺害し、自身も自殺した。 山下医生原本因为细心周到的诊疗而备受好评,但不知为何突然杀害了医院里的两名护士和当时住院的3个患者,最后自己也自杀了。 なぜ山下医師がそんな凶行に及んだのか、理由は今もわかっていない。 至于为什么山下医生会犯下这样的罪行,至今也没有人知道。 その後病院は閉鎖され今では廃墟となっているのだが、そんな事件があったせいか若者の間で心霊スポット「3」として有名になっているらしい…。 在那之后,医院就被封锁,现在已经变成了一座废墟。不知道是不是因为这里曾经发生了那样的事情的缘故,这个地方作为一个灵异场所而在年轻人之间广为流传。 友人「ついた。ここだ。」 […]

翻译习作:昭和杂货店物语2里的信件(18)(完結)

September 8, 2016 at 10:48 pm

おばあちゃんえ 写给奶奶 えんぴつでお手紙書くのはじめて! 第一次用铅笔写信! ちゃんと読めるかな。 不知道写得你看不看的懂。 おばあちゃん おたんじょう日 奶奶,生日 おめでとう ずっと長生きして「1」ね 快乐, 祝你健康长寿 こんど 東京で 听说这一次,要在 オリンピックやるんだって! 东京举办奥运会了! そのころは わたし中学生かな 那个时候,我已经是个中学生了吧 たのしみだね 好期待啊 いっしょに 見に行こう! […]

翻译习作:昭和杂货店物语2里的信件(17)

September 8, 2016 at 10:10 pm

おじいさんへ 给爷爷 今日ね、あの子が 今天呀,收到了那个孩子 お手紙をくれたんです。 给我的信。 そう、私たちの孫娘ですよ。 对,我们的小孙女。 ”すばる「1」”って言うのよ。 名字阿叫做“珠晴”哦。 だからね、あなたも、 所以阿,你也当上了 もうおじいさんよ。 爷爷了。 そしてね。 还有阿, ”東京タワー”というのができたのよ。 “东京tower”已经建好了。 たわーって何のことかしらって 我还觉着奇怪,tower是个什么 […]

翻译习作:昭和杂货店物语2里的信件(16)

September 8, 2016 at 9:29 pm

お義父様へ 公公 ご報告があります。 有事情向您汇报。 あの子が。太郎がようやく 那个孩子。太郎,终于 戻ってきました。 回来了。 美人で気の利くお嫁さんも一緒です。 漂亮机灵的新娘子也一起回来。 久子さんって言います。 新娘子叫做久子。 これからは心を入れ替えて 他说从今往后要洗心革面, 家族のために働くと言っています。 为了家庭而工作。 なんだか急にいきり立って「1」しまって 突然变得这么有干劲, …張り切り過ぎない「2」か心配です。 有点担心会不会有点过头了。 […]