翻译习作:独立游戏Hue信件(一)

November 17, 2016 at 4:30 pm

距离上一篇公开的文章似乎已经一个来月了,这一个来月又是不知道自己在做些什么。总之今天开始接着写点啥吧,因为有两三个新的坑要开的样子,所以之前的坑就更加遥遥无期了。

Hue这个游戏是英国一个独立团队做的一个使用颜色来解谜的独立游戏,之前在B站上被安利了之后就买了,不过内容还是比较少,解谜的难度也并不大,就是玩法比较奇特吧。其实这款游戏是在9月份玩的,当时就觉得信件挺有意思的,然而游戏并没有中文版,而旁白有些快,内容也有些「意味深い」的感觉,对于英语渣来说一遍下来其实并没有看太懂。当时通关之后就打算重玩一下试着练练翻译,不过由于我某个奇葩的操作,导致整个游戏的按键映射都坏了,和官推联系了也没半点用(某种意义上官推还算是负责,但是给出的几个解决方案都毫无作用),后来也就作罢了。昨天也是闲得蛋疼要查一个游戏,顺路在linux上装了steam,意外发现这款游戏竟然是有linux版的,而且(目前)并没有按键映射的问题,所以暂时就用这一篇回血吧。

游戏一开始,主人公在一个好像没有颜色世界里。
Screenshot from 2016-11-17 15:07:39

Screenshot from 2016-11-17 15:05:30

Screenshot from 2016-11-17 15:05:15
Dearest Hue,
我最亲爱的Hue,
Oh, I've had the most dreadful[1] luck.
哎,我真的是遇上了最不幸的事。
I feel terrible that you've been left alone all this time.
实在抱歉这些天把你一个人丢在家里。
The traitorous[2] Dr.Grey tried to steal the Annular[3] Spectrum - a ring I developed to allow perception and alternation of colour.
Grey博士背叛了我,它试图偷取我发明了环形光谱--一个可以用来感知和改变颜色的指环。
Some call them impossible colours[4]. Hah! Impossible for Dr. Grey maybe.
一些人称那些颜色为不可见的颜色,哼,对Grey博士来说,可能是真的看不见吧。
Anyway, something went wrong.
不管怎么说,发生了一些糟糕的事情。
I turned a strange shade and became invisible.
我变成了一个奇怪的阴影,没人能够看到我。
The ring... it fractured[5], scattering[6] coloured shards far and wide.
指环裂了,飞散成了若干个颜色碎片,掉落在世界各处。
I stayed at home for many weeks, watching, waiting.
我在家里待了很多个星期,一直在观察和等待。
Existing on this coloured plane, I couldn't speak to you, nor interact with anything in the mono-world.
生活在这个带有颜色的空间里,我不能和你说话,甚至不能接触到任何单色世界中的东西。
So I left. I left for the University where I hid away the coloured tools I had created.
所以我离开了。我去了大学,之前我在那里藏了我发明的带有颜色的工具。
I pray you have found what is left of the ring.
我希望你已经找到了指环的残留部分。

[1]dreadful, dread, dreaded完全分不清楚,大致上可以表达terrible/horrible之类的意思吧。
[2]trait的意思是特性,而traitor则是叛徒的意思...这里是它的形容词形式,表示“背叛的、叛逆的”
[3]annular: shaped like a ring.
[4]似乎是有 impossible color 这个概念的,大体上和不可见光对应,不过按照个人理解,这里是针对故事的世界光下的不可见的颜色。
[5]和 fraction 应该是一个语源,表示破裂、分裂

呃,好像现在在大概理解了任务,第一遍玩完全不知道发生了什么......这个信件似乎不重置游戏的话一遍过了就没了?如果那样的话接下来的信件岂不是搞不动了......下次试试吧......